1.183 狩猎之地(1 / 2)

据雾潮·哈利娅所言。

佩特拉(petra)城,坐落于峡谷之中。入口狭窄,谷道弯曲,故名蛇谷,又称“蛇道”。蛇谷长约三、四里,最宽处二丈余,最窄处仅容单车通行,在高达数十丈的岩石裂缝中开凿,是通往佩特拉的门户。

因二侧山岩,在沙漠炽阳下,如玫瑰般熠熠生辉。故蛇谷,亦称为“玫瑰山谷”。佩特拉又别称“玫瑰古城”。

因扼沙漠商道。三百年前(前一世纪),佩特拉达到鼎盛。今汉,延平元年(106年),佩特拉被罗马皇帝图拉真攻陷。划入阿拉比亚行省。仍为商路要道,而盛极一时。直到后世红海海上贸易兴起,取代陆路贸易,佩特拉迅速衰落。隋唐时(七世纪),被阿拉伯军队攻占抄掠,沦为空城。直至千年后,这座“失落之城”,才得以重现人间。

时下,乃新图拉真大道,沿线城市,并为阿拉比亚行省首府(吞并阿拉比亚后,罗马皇帝图拉真宣布艾拉港为其省会,哈德良登基又改为佩特拉),亦是罗马第三(高卢)军团驻地。抵达红海爱拉纳湾的商队,会自艾拉港,弃舟登岸。沿新图拉真大道北上,经由佩特拉、布斯拉二古城,通往叙利亚行省,经由杜拉·欧罗普斯港城,连接红海与地中海。

问题是。轻身涉险,深入沙漠,罗马第三军团驻地。利弊几何,蓟王需好生算计。

“血沙蝎母,星昴·赛拉娅,为何择此地相见。”蓟王必有此问。红海末梢,艾拉港。之于双方而言,皆是最佳选择。

“雌狮狩猎地。”雾潮·哈利娅,一语中的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蓟王信服。唯觅食、饮水二地,方能与雌狮相遇。

命人送雾潮·哈利娅,入偏殿歇息。

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。蓟王遂命人准备,远行事宜。

马贵妃谏言:“秦后二媵,椒风美人阿奇丽娅并英妮娜,随海丞阿米娜南下,已入象林苑。夫君何不召来。”

话说。历代林邑王,侵夺周遭大岐界、小岐界、式仆、徐狼、屈都、乾鲁、扶单等国土。后悉并象林苑。计三十六小苑。秦汉和亲时。蓟王将象林三十六小苑之“两歧苑”,封于秦后,为汤沐邑。苑中产出,悉归椒风殿所有。椒风二美,此番南下,亦为代秦后巡视两歧苑。

“善。”蓟王欣然应允。

椒风美人阿奇丽娅并英妮娜,前者为罗马圣火女祭司。后者为杜拉·欧罗普斯港城黑夜女王(详见:《九州·1.67黑夜女王》)。得二人相助,此番深入边墙沙漠腹地。必事半而功倍。

安贵妃笑道:“椒风美人,此时南下,必有深意。”

“贵妃,言之有理。”蓟王闻弦歌而知雅意。安素言下之意,蓟王每有家书随邸报,送至蓟国。悉知蓟王立七岛商会,继承海贼各处港口权益。必有西通海西之意。故秦后鲁琪拉,遣二人此时南下。

黑夜女王英妮娜,出身讳莫如深。传闻是最后的苏美尔人,遭受“神之禁锢”,被世代禁足在娼妓之所。圣火女祭司阿奇丽娅,更身具亚马逊王族血脉。与秦后同期受孕,皆为蓟王诞下子嗣。

二人身心皆有所属。无论先前,是何出身。皆是蓟王信赖之人。

自追随鲁琪拉东行,车入遥远绿洲。夜女王背后势力,便就地蛰伏。今随蓟王北上佩特拉,与血沙蝎母相见。未尝不是重整旗鼓之良机。

在罗马边墙至红海、波斯湾沿岸。黑夜女王英妮娜,手握庞大暗网。非只依靠娼妓,刺探情报。另有刺客、说客、海客、政客,为其所用。堪称地下女王,亦不为过。

若能为蓟王所用,尤其作为最后的苏美尔王裔。黑夜女王英妮娜。与生俱来,便拥有“美索不达米亚(mesopotamia)”无可置疑之主权。美索不达米亚,乃出古希腊语言。意为“两河之间的土地”。大体而言,便是阿拉伯半岛,两河流域:底格里斯河(dijla)、幼发拉底河(euphrates),至波斯湾口一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