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 | 手机阅读

洛卡小说网 -> 玄幻魔法 -> 大夏封神记

章节目录 第七章木秀于林七,母子交心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牧阳祭师慢走。”

    赵泰面带笑容,将脸色不是很好看的牧阳送出风和殿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挺同情这位祭师的,无缘无故一脚踏进夺嫡这趟浑水,日后恐怕很难过上安宁日子。

    牧阳一手牵着獬豸,一手提着房徳的尸体,温言道:“十三皇子留步,老夫去也。”

    说完不等赵泰回应,拔地而起,一飞冲天,瞬间消失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赵泰眼中流露出艳羡之色,飞天遁地,长生不老,本都是人类骨子里最向往的两件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泰回到内殿,看到风鸢背负双手站在那里,在场除了五名风氏宫女把守门口以及周围,再无闲杂人等。

    风鸢听见脚步声,转过身,看着赵泰一脸平静问道:“你的目的,都达到了?”

    赵泰老实回道:“不瞒母亲,比孩儿预想中还要好。”

    风鸢望着看似熟悉却又极为陌生的儿子,暗自叹了口气:“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这是她生下儿子十五年以来,第一次觉得事态会脱离掌控,所以她想多问两句。

    赵泰想都没想回道:“风和殿依旧由母亲做主,孩儿只想安心修炼。”

    风鸢顿时松了口气: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赵泰清楚风鸢的担忧,只是他有点想不明白,神话时代不好好修仙长生,干嘛老想着争权夺位?

    风鸢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,叹道:“我儿可知,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?”

    赵泰淡然道:“母亲与孩儿说话,也要学外人那般,说三分留七分吗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有话直说。

    风鸢闻言一滞,苦笑道:“以前的你少不更事,有些话娘从未跟你说过,一时之间难以转变,不过以后娘会注意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你所学功法《莽牛劲》是谁的建议?有何特点?有何寓意?”

    赵泰神色微动:“正要请教母亲。”

    风鸢朝他招了招手:“坐过来,娘与你细说。”

    赵泰依言坐到风鸢身侧的椅子上,静心聆听。

    风鸢神色平静:“你五岁那年,皇后派人送来这本《莽牛劲》,说你资质寻常,适合这种着重夯实根基,却无瓶颈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赵泰轻笑一声:“好一个着重夯实根基,孩儿练了十年,才不过巫士三阶,若我没记错的话,皇后之子,我称之为二哥的二皇子殿下,已经天巫九阶了吧?”

    “莫非我那位二哥根基不稳?”

    风鸢直接略过赵泰的这个问题,继续说道:“娘为了保你我母子安然无恙,欣然接受了这本功法,并主动请皇后安排老师教你,一教便是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,你勉强学会《莽牛劲》第一层,教你的老师连说三声朽木难雕,毅然请辞离去。”

    赵泰笑着赞道:“杀人诛心,皇后心计了得,仅一招就断了孩儿大半修行路。”

    风鸢伸手摸了摸他的头,眼中满是慈爱:“相比安然无恙长大,修行路坎坷一点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赵泰有些不解问道:“二皇子觊觎大位,母亲与我作为他的支持者,不是越强越好吗?皇后为何要刻意断孩儿的修行路?”

    风鸢扑哧一笑道:“傻孩子,涂山氏作为赫赫有名的后族,族人数以千万计,要什么样强者没有?哪看得上为娘背后的风氏以及手下那点实力?人家真正看重的,是你成年后获得的封地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成年,娘会依照大夏祖制,求夏皇封你为王,这时皇后会暗中助你获得一块地域广袤、物产丰饶,相对荒芜的封地。”

    “娘早与皇后达成协议,你获得封地后,涂山氏会安排人手帮你开发和治理,所获得的收益,两家对半分。”

    赵泰接道:“在获得封地之前,孩儿不准努力修行,这也是条件之一?”

    风鸢点头:“没错,太优秀的皇子不易于掌控,癸儿你既已开窍,当明白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这只是暂时的,等你顺利获得封地,你将拥有数之不尽的修炼资源,不管是用于修炼,还是建造宫室享受,不会再有人桎梏你。”

    赵泰由衷赞道:“以二十年沉沦换取一世安稳以及荣华富贵,母亲做的这笔生意,说实话,不亏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母亲的意思,是想让我继续沉沦下去吗?亦或者就算修炼,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优异?”

    风鸢叹道:“你生而为皇子,若想修炼,有的是机会,何必争于朝夕之间?”

    意思十分明确,不太赞同与先前约定相悖。

    赵泰反问道:“十五岁的巫士三阶还不够?”

    风鸢摇头:“涂山氏的商队遍布九州,据娘所知,他们做生意,最讲究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赵泰指了指殿外:“父皇刚走,他刚拍着孩儿的肩膀,勉励孩儿认真修炼,母亲只想着不去得罪皇后,就没想过父皇的态度?”

    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,可若林中有颗参天大树呢?得参天大树庇护,何惧各路邪风?”

    风鸢板着脸训斥道:“天真,你这十五年过的浑浑噩噩,你父皇可曾关注过你?一句勉励,就能让你抱有幻想?”

    赵泰摊了摊手:“可父皇毕竟是人皇至尊,他说的话,孩儿至少得做个样子吧?”

    风鸢点头:“那倒也是,接下来一个月,你可尽情用功,娘会全力替你收集灵药,等一个月后,夏皇忘却此事,再恢复原状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的修为确实低了点,拔高两三阶,于大局无碍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说服风鸢支持自己修炼失败的赵泰,有些不甘心问道:“母亲就这般信任涂山氏,万一到时候涂山氏独吞封地所有收益,孩儿岂不凄惨?”

    风鸢笑道:“涂山氏行商天下,岂是因小利而失大义的短见之徒?如你我母子二人这种,涂山氏又非第一次,娘既然决定和皇后合作,又岂会不打探清楚?”

    赵泰深吸口气:“若孩子坚持要努力修炼呢?”

    风鸢看向他眼神满是宠溺:“傻孩子,没有资源,你拿什么修炼?”

    (#?Д?)

    赵泰长叹了口气,风鸢这种态度,特别像前世一些父母,一句“我是为你好”,然后理直气壮打破孩子所有念想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就算说破天,估计也不可能说服风鸢改变原有计划,转而支持他修炼。

    他知道,对风鸢而言,这是最适合“姒癸”的路。

    可他不一样,他是赵泰,他不甘心,甚至觉得有点憋屈。

    于是他站起来,朝风鸢一拜: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”

    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